十七寻果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心情说说

十七寻果

发布时间:2021-02-26 22:30:29阅读()

【老母亲说是一颗叫幸福的种子】

我小声对老母亲说。我说我喜欢新房客。他有个好听的名字,十七岁。十七,

我一直以为里面一定有故事。

你为什么喜欢他?我不知道,也许是他丢失的信笺,粗糙的质地,棕色的颜色,精致的小楷写着“我在阴影里”——金色的阳光/耀眼的/快乐的棉花糖/飘飘的/明天依然坦荡的/失去的灵魂/沉沦的/站起来的/没有那根硬骨的/黑色的眼睛/变得浑浊的/灰色的/心碎的。他的诗中有一种忧郁。

我小心翼翼地把信笺放在他的桌子上。他的桌子乱七八糟,墨水散落在上面。我用餐巾纸仔细擦了擦,然后切书——《飘》、《人性的弱点》、《海南诗选》。都是深奥的书。我也有一本《海南诗选》,但是封面不一样。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他的书,突然,里面的东西飘到了地上。房间有点暗,我摸索了很久才拿起来。是张照片,皱巴巴的。我捋了捋——一个女生,戴眼镜留长发的女生,不是特别漂亮,但是气质不清。很善良,喜欢隔壁的小姑娘。

我回头一看,是17号床,乱七八糟的,满身散落的衣服。我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给他叠好。在做这个的时候,我一直在偷偷笑,感觉自己是他的人。

我悄悄藏了一张他的贴纸,应该是用手放在他桌子上的。我看到了他贴纸的样子——戴着眼镜,头发整齐,一副酷酷的样子。

黄昏时分,我走出他家,带上了门。出门的时候,撞到了一个人。我们一起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抬头一看,才发现是十七。“那...你的房间有点乱,所以我进去整理了一下……”然后我逃离了他的视线,怕他发现一样的东西。

我看了很多遍台灯下的贴纸,心里提出了一些建议——刘海可以长一点,最好是遮住眼睛,可以微笑,有亲和力。

当时我妈叫我吃饭,“果果果果”,她叫我。

我下楼了。十七已经在下面了。我正在吃饭。我盯着他看了两三秒钟。老母亲笑呵呵地看着我,把碗递给我,“傻孩子,先吃吧。”。

蛋花汤,炒茄子,豇豆。这些都是老母亲种的,既健康又省钱。我以通常的速度吃完了饭。

【十七说从现在开始,我准备忘记过去】

说实话,十七岁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,但他一直觉得自己挺MoMo的,话不多,说的最多的就是“谢谢”。

但是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,我就去给他送水。他说,“曹保果,和我谈谈。”。我没看我,想了几秒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嗯,”我轻轻点点头。

我们去屋顶看星星。我们走的时候,我从柜台上拿了一瓶啤酒,冰镇的。我想他会喜欢的。

屋顶是乘凉和欣赏风景的好地方。我过去常常一个人上去欣赏风景。老妈妈的是两层楼顶有平台的老房子,一点都不危险。

他拿了我的啤酒,用嘴咬了一口。

“你是个很好的女孩,真的。”

我不明白他话的意思。

“总是帮我整理房间叠衣服,这我知道……”

我耐心地听他说。

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叫十七岁吗?那里,一言难尽……”他一口气喝下半瓶啤酒。

我坐在地板上,准备倾听。

“这个故事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因为她真的伤害了我足够深。他停顿了一会儿,接着说:

“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大二,我们一起分到了首选班。她在我左手边,隔着一条路。刚开始我们不怎么说话,但不知怎么的,我们就离开了对方的手机,渐渐开始发短信打电话,每次都玩到很晚。渐渐的,我发现我爱上了她,靠的就是这种叫她的感觉。

“过了很久,她才回到我身边。她说,虽然我也喜欢你,但是我不会谈恋爱。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沉入谷底,上学的时候不敢见她,躲着她...

“又过了一周,周六,她打电话给我,问我,“我们是什么关系?”“我们可以做朋友。”我这样回答她,心里却很痛苦。她在电话那头哭了……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我写了一封长信,告诉她我真的很喜欢她,请她给我一个机会…

他吞下剩下的半瓶咕咚咕咚,接着说:

“从那以后,我们真的在一起了。我们每天都去食堂打饭。晚上一起学习后,我们穿过花园去了宿舍。我们逃过了老师的眼睛...

他抬头看着星星,继续说道:

“甚至在高考前一个月,她看起来很无错,很慌张,而我却浑然不觉。她开始渐渐少和我说话,有时候就像陌生人一样……”

“所以,我逐渐把她排除在外...现在想想,真的很后悔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就这样,分手了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也许吧。”他长叹一声,叹道:“姑娘的心思,我总是很难读懂……”

“你还想在一起吗?”我转头看着他。

“不,”他语气坚定。“我自己花了四个月疗伤,她应该不爱我……”

“小姐,小姐。”我有些后悔。

“也许我错过了一个更好的会议。”他的话很空灵。

我们放了孔明灯笼,我很惊讶他已经买了。“你一直在等一个人陪你吗?”

“被你看穿了。”他脸上带着微笑。

孔明灯笼在黑夜中升天。明明听到了,他答应“忘记过去,彻底忘记”。

【他说,果果,我真的爱你】

“当时的青春”

“当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,请允许我说一句,我们|临死前有力气和你说再见|青丝|泪水|笔迹|你熟悉我的模样|指尖飞舞|八月刚换了一个号码|突然天空下雪了|我的心被霜覆盖了|我的头发|我不记得昨天了|你手指的余温。

你的剑没注意|我为你动情|我的心从未流过血|只是你的容颜早已褪去|草长莺飞|踏遍这红尘。

留在来年

借住夕阳下的雨”

晚上十七还是要去夜市摆摊卖玩具。这一次,我终于鼓起勇气问:“我能和你一起去吗?”眼神,充满期待。

“是的。”他轻轻点点头。

“不过,不要怕蚊子。”他转过头说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我高兴地和他出去了。老母亲还在唠叨我早点回来。

现在是六点钟,游客不多。十七找了个地方,放了个袋子在上面,从纸箱里把玩具一个个拿出来。

“这个怎么卖?”我好奇地看着玩具。

“售价是进价的两倍,呵呵。”

“黑心。”我咕哝道。

“大小姐,这已经很便宜了。有的人卖10元,买入价2.5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很少有人路过一个小哥哥,上来看玩具,他爸爸不同意,劝道:“小W,家里玩具够了,不要买。”男孩投去渴望的一瞥,然后离开了。

我有点难过,没好气地坐在地上,长长地叹了口气“唉——”

“放心吧。”他平静地笑了。“做生意就是这样。”

我没说话。

他神秘地起身,走到旁边的冰棍摊前,买了两瓶水。

“是什么?”我去顶上。午夜的光线有点暗,十七的脸,在月光下,有一些难以分辨的表情。

“啤酒——葡萄酒”他拿出两瓶,在我面前挥了挥手。

“我想喝酒。”我过去常去拿啤酒。

“等等”。他把它藏在身后,“一定要喝”。然后“嘿嘿”一笑。

“肯定。”

啤酒糟透了。第一次喝。匆忙喝下,差点呛到。

“好破的东西。”我怨声载道。

“好吃~”是十七,旁边喝着很有味道。

渐渐的,人多了。

“奇怪,怎么突然,就像去市场一样。”

“刚卖啤酒的兄弟说那里停电了,大家都出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庆祝一下。十七和我碰杯,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。这时,我突然觉得啤酒真好喝。关键是和谁喝酒。

最后我从40块钱把货卖了,蚊子多了。我被蚊子咬了,催他回家。是喝醉了,我在路灯下面红耳赤。

在最后一班公交车上,我一遍又一遍地哼着JAY的歌“我悄悄尝过,你说你爱我,还在回味,你给了,很温柔”。就这句话,空我能听到我在空车上大声唱歌。

“果味。”我转头看着他。“嗯?”

他眼睛湿湿的,把脸贴近我,让我慌了。“我爱你,真的,真的,非常爱你。”。

他在我耳边低语的这句话,温暖而夹杂着酒味。它一直困扰着我,以至于我回家时在床上咯咯地笑。

嗯,难道不是他喝醉酒胡说八道?还是酒后说实话?

我甩甩头,一夜无梦。

【他说,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我会保护你]

早上,我被十七岁吵醒。我穿着睡衣,脸很累,头还有点疼,最后意识渐渐恢复。“你为什么进来?”

“那...敲了你的门,没有回应。我给你拿杯热茶来。”说着,把绿茶拿到我眼前。

“谢谢。”我撞到头了。

“还头疼?”

“还好。”我一口吞下了茶。

“哎,好热!”他看上去很惊慌。

我只觉得“热!好热!”然后张开嘴,像狗一样,做散热。

谁知道他当时会不会吻我,没准备好,没准备好,我手里还有一个空茶杯,他抱住我吻了我,嘴里也有一股绿茶的味道,我也沉浸在这一刻很久了。

之后,他的眼睛盯着我,那么郑重地,“做我的女朋友,好吗?”我会爱你,保护你一辈子。"

这似乎是一个温柔的陷阱。我没考虑,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嗯!”

他把我抱在怀里。“喂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女人!”

在他的怀里,我会永远幸福。

晚上,是八月的夜晚。仔细算了一下,我认识十七一个月了。

十七跟我说,他在家的时候自己做饭,他爸妈很会做饭,他们祖传的手艺。

“你什么时候给我做饭?”

“好的,会有的。”

“其实从你第一次搬来的那天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
“我也偷偷藏了我的大头贴吧?”

我傻傻地笑了。天空空很美。有无数的星星。有他最喜欢的月亮。他说他一直喜欢月亮的余辉。

一阵晚风吹拂着他的头发。

“有的长了,该理发了。”是谁的声音?我听不见。

“明天和你一起去。”我拉着他的手,“走开,去睡觉。”

“做个好梦。”这是他一直对我说的话。

【他说,我真的爱你】

“曹保果,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?”

" 10月4日."

"真巧,我是10月2日."

“真的?”

“缘分,缘分!”我们几乎是一致的。

“曹保果,有一个惊喜给你。”

“嗯?”

“闭上眼睛。”

这就是我喜欢做的。我闭上眼睛。

“喂!”

我睁开眼睛,一件漂亮的t恤。他指着自己穿的“情侣装”。

我赶紧去洗手间穿上衣服,但是……太小了!我讨厌换成原来的。

“淘宝买的好不好?”很简单的风格,白色背景,蓝色条纹。

“那太小了。”有些吞吐,怕伤了他的心。

“哦...没关系,收起来。”他看起来不在乎。

我还送了他一个礼物,十字绣,自己绣的,带锁。

“花了三天。”我对他说。

“我想不到我家的果子这么精巧。”他的语气充满了赞扬。

“果味。”

“嗯?”

“跟我去理发吧。”他抓住我的肩膀。

“是的,先生。”

谁知道我会在路上遇见她。她已经有十七四个月没见她了。像照片里的她,留着长发,披着披肩。

“嗨,十七。”她那样叫他。

“很好。罗罗。”

然后他们就开始说话,边走边说,不理我。他们谈论他们被哪所大学录取了,以及他们的志愿者。而且进不去嘴。

我一个人跑了。我以为17号会追上来,他没有。越是一个人跑,越是委屈。我在喷泉下坐下。是的,我们才在一起一个月,比不上他们两年,还一直说要忘记……我的眼泪都下来了。

我跑到老母亲的餐厅,擦干眼泪。我对她说:“我要去看看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路上注意安全!”老母亲给了我足够的自由。

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赶往车站。

火车来了,我犹豫了。其实我想让他来,他没来。我还是上了车,去云南的车。

火车太吵了,太吵了,抽烟,开玩笑……可是我的心好安静,在我的心里,我默默的想他。

在凤凰古城,我看到苗族妇女戴着沉重的头饰。在凤凰古城,我在老酒吧前要了几杯啤酒。我为自己干杯,就像你我当初那样。恍惚中看到你,你仿佛就在我眼前。

我来凤凰古城一周了。不小心上网,去了“天涯社区”,注册后登录。在“天涯诗社”看到十七的诗,加他为好友,一遍又一遍翻他的诗。

2010.8.7

思念成病|相思,谁种的|我找不到,你昨天陪我笑|你去哪了?我在等|

2010.8.6

没有你的信息|没有你的文字|是的|只是充满了回忆|当你抬起头|你能看到的只有你自己

2010.……

感动,很感动。看电脑全是字幕。突然觉得自己很虚弱,到了八月,也觉得冷。

还发了一首诗《我在这里》

我在等你的消息,你在等我

表示缺乏文学才华

欢迎分享转载 →十七寻果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说说大全网

版权所有 备案号:豫ICP备434234455号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关于我们 - 网站公告 - 广告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