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弟魔 我这种“扶弟魔” 活该老公和我离婚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说说

扶弟魔 我这种“扶弟魔” 活该老公和我离婚

发布时间:2021-10-06 22:40:23阅读()

01

凌晨两点,我拖着沉重的双腿巡视病房。幸好病人都已经安静入静。

退出最后一间病房,我的眼皮开始打架,我强打着精神回到护士站准备写记录。

这个时候,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(上班时间我都会把手机调成振动),谁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呢?

我偷偷拿出手机,飞速看了一眼,来电显示“妈”,我害怕家里出了什么事,不容多想,马上接起了电话,

“妈,这么晚了,怎么啦!”

“倩倩,这么晚了你没睡吗?”

“我值班呢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也没什么,有件事压在心头不舒服,睡不着。你弟看中一套二手房,我手里钱不够,还差那么一点。

他不好意思向你开口,我就替他问问,你能借点钱给他吗?那房子可好了,南北通透,配套齐全。

你也知道你弟谈了个女朋友,碰巧怀孕了,要求你弟有房子才肯结婚,总不能打掉孩子吧?你帮帮他吧,好吗?”

我心里一沉,我妈凌晨两点多打电话给我是为了让我借钱给我弟买房!

“妈,我上班呢,下班后我回去和林宇商量一下吧。”挂掉电话后,我强迫自己继续写记录,写着写着,眼底蒙上了一层雾气,思绪蔓延开来。

从卫校毕业后我就进了这家医院工作当护士,转眼六年过去了。

这家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,工作强度大,上班时间日夜颠倒。我每天快速穿梭在病房,与各式各样的病人打交道。

每天下班回去看到自己苍白的面容,浮肿的双腿,我都不敢喊一声累,因为这份工作不止养着我一个人。

别的同事可以在商场里买漂亮的衣服,化妆品,偶尔休假的时假出国旅游。

而我身上永远穿着几十块的地摊货,放假只能去不要门票的公园。

我赚那点钱全都填补了我那个无底洞的家。

02

我高考那年,18岁,我弟16岁。我爸跟一个在风月场所认识的女人跑了。

我妈哭了三天,然后对我说:“家里现在这样,只能供你弟一个人读书了,你也成年了,可以出来工作帮补家庭。”

我第一次觉得命运的不公,我不想妥协。那时候我已经考上了卫校,我天天吵着闹着要上学,我妈不为所动。

是我弟被我闹烦了,冲我妈说了句:“姐想去读书,就让她去呗!”因为我弟这句话,我得以继续学业。

后来我毕业参加工作,我妈总拿这件事当理由,让我给钱我弟。

当我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资的时候,我妈的电话打来了,“发工资了吗?以后你弟的生活费你负责了。”

我不但负起我弟大学时期的生活费。

我弟这人眼高手低,毕业后基本处于失业状态。

我妈千叮嘱万交待,这是他找工作的关键时期,要尽可能地给予他帮助。所谓的帮助,就是负责他一切的开销。

于是我弟打着找工作的旗号,拿着我的钱出去吃喝玩乐。

他身上开始堆砌着各种名牌,买最新型号的苹果手机,喜欢和朋友去一些昂贵的消费场所。

我看着银行卡上锐减的数字,笔直地刺痛我的眼睛。

我苦心婆心地劝我弟好好找一份工作,在找到工作之间稍微节约一些。

我弟却说起如果当初没有他在妈面前替我说话,我哪能顺利毕业,找到工作。

我妈也怪责我舍不得为我弟花钱。我费力地解释他应该独立了,而且我也只是领一份微薄的薪水。

“你去办个信用卡吧!”我妈毫不留情地打断我。

我庆幸地是我弟在我办信用卡之前找到了工作,我妈却对我提出了另一个要求。

“我们家乡的风俗是弟弟结婚,姐姐也要帮忙给彩礼钱,你要存点钱。”

03

第二天早上下班回来,林宇已经去上班了。桌面上放着热藤藤的早餐,是我喜欢的豆浆油条。

和林宇结婚这一年来,每次我早上下班回来都会看到他为我准备的早餐,风雨无改。

林宇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上班,工作很忙,经常穿梭在各大医院,为医护人员讲解医疗器械的使用方法。

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。

结婚前,我曾问过林宇:“我还需要照顾我妈和我弟,你介意吗?”

林宇不以为然地说:“照顾家人不是应该的吗?”我想那时候林宇并不知道这个“照顾”的含义。

渐渐地,林宇对我妈和我弟的各种花式要钱感到不解,“我们给妈花钱是天经地义的,但是小舅子那么大的人了,该独立了,你不该纵容他。”

林宇说得没错,我多想摆脱这个状况,但是我妈总是对我各种道德绑架。

上个月,我妈打电话来我家,恰好林宇接了电话:“倩倩,你弟的女朋友要做产检了,你给他打点钱吧。”

林宇一听感到奇怪,委婉地说:“妈,怎么这个钱也要让倩倩出呢?”

“是小宇啊,她弟现在经济有点紧张。再说了,当初可是她弟支持她念书的,她才能顺利找到工作的,不能这么忘本啊!”

林宇终于知道这些年我妈和我弟如何对我无休止地索取。林宇既心疼我又责怪我太过懦弱。

他和我长谈了一次,我无条件的付出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,不利于我弟的成长,也不利于我们的婚姻。

我答应林宇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钱我弟。

林宇的工资卡在我手上,里面是林宇辛辛苦苦攒下的钱,他希望能买一套小房子和我搬出去住,不再需要和父母挤在60平的家里。

我原想着等林宇下班和他商量一下我弟买房的事,思量再三,我答应他的事又怎能随便反悔?

我回电话给我妈,告诉她我没有这么一大笔钱,我妈也没有说什么,我天真地以为这件事过去了。

04

我休了两天假回去上班,领导看到我,把我叫到了值班室,一脸严肃地问我:“最近家里是否遇到经济问题?”

“没......没有啊?”我奇怪道。

“你妈昨天打电话来我们科室找我,她说你们家现在经济上有困难,希望我给你预支一年的薪水。

我很抱歉我没有这个权利,我们医院也没有这个先例,我回绝了你的妈妈。如果你真的有需要,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好吗?”

“我......”我简直不能相信,我妈竟然背着我打电话给我的领导要钱!

我为我妈的行为感到羞愧,更为自己感到悲哀,我不知道该如何向我的领导解释。

我只能弱弱地说:“对不起,这是我家的一点小问题,我能处理好。”

“好好处理家庭问题,不要影响工作。”

下班后,我打电话和我妈吵了一架,“妈,你怎么能打电话给我的领导要钱?这是我工作的地方,影响不好!”

“我有什么办法,你亲弟急用钱,眼看那小孩快要出世了,房子还没有着落,你又不肯借钱。

那林宇有钱啊,你让林宇拿点出来,我们会还的,给你写借条行不?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!”

这是我妈第一次说会还我钱,以前每次都是直接问我要钱,要了一次又一次。

我并不相信我弟会还钱,但是我妈一再强调,那是我亲弟,我必须帮。

05

我手里拿着林宇的工资卡,站在银行门口犹豫了很久。

我不敢告诉林宇,我知道他不会同意,这是我们将来买房子的钱,也是我们唯一的积蓄。

这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再也不用理他们了!

我强行给自己洗脑,鬼使神差地调出了钱汇到了我妈的卡上。

我以为我不告诉林宇这件事,他不会知道,我忘了他的工资卡绑定了银行信息。

当天他下班回来问我钱是不是给我弟了,见我默认,当下就跟我提出了离婚。

林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你以为这是最后一次?以后他还要结婚,生孩子,养小孩,哪一次是最后一次?你只会害了他,也害了你自己!”我欲哭无泪。

很快林宇搬去单位宿舍住了。他让我找个时间把离婚手续办了。

我心灰意冷,想着这些年努力工作全然不是为自己,再看看自己这一身的地摊货,我从未为自己活过。

我不仅对不起自己,我更对不起林宇,是我使我们的婚姻走向了终点。

我把工作辞了,在效区租了个房子。

我妈他们知道了我的状况,没有再问我要钱了。感觉像放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,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工作的事迟些再考虑,眼下我需要和林宇去民政局走一趟,不必再耽误他了。

约了林宇在民政局门口见面,我远远看见林宇捧着一束鲜花向我走近,心里不由得难过:他是在庆贺摆脱我这个“扶弟魔”吧!

林宇把花给我,拉着我往外走。“林宇,不是要离婚吗?”我满腹狐疑地问

“花都送你了,还离什么婚!我只是不想你当扶弟魔而已!

公司外派我出去工作两年,你跟我去吧,别告诉你妈哦!”林宇冲我狡黠一笑。

-精彩回顾-

“没车没房,就算你是神仙也别想泡妞!”

我老婆用了”网红脂肪搜刮器“,整个人都不好了

“丈夫出轨后,她只用了48小时离婚。”

-作者介绍-

蓝豆子:一个有点忧伤的中年妇女,喜欢有美好结局的故事。

都市 | 悬疑 | 八卦 | 搞笑

爱我,你就点点我

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/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

欢迎分享转载 →扶弟魔 我这种“扶弟魔” 活该老公和我离婚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说说大全网

版权所有 备案号:豫ICP备434234455号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关于我们 - 网站公告 - 广告服务